首页

都市言情

送我上青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送我上青云: 第 57 章 入戏-送我上青云电影结局

    ()  人来人往的协和住院部,走廊里挤满了鼻歪眼斜的老年病号。

    尧青仿佛一只误入森林的花孔雀,小心开着锦屏,随女人穿过那一具具枯萎的身体。

    空气中散发着消毒液、外卖、香烟、香水等糅杂的气味,并不引人舒适。

    男人轻捏住鼻子,来到病房前,终于看到了那抹他渴望已久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,半边室外光打进来,将他鼻梁勾出一道银弧。

    几道熟悉的少年白又回到他鬓边,过去一点,是两只硕大的眼袋。

    如尧青所想,他瘦了,老了,却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,他能老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从前还能在他身上看见几分孩子气,如今从里到外,都是三十岁熟透了般的索然无趣。

    “哥......”床边女人朝打着瞌睡的男人使了使眼色,“姜姨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朝后头的尧青腼腆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尧青随着女人,走进病房里。

    近一点.....再近一点.....

    最好走到他身边去,让自己再多看几眼他脸上的皱纹。

    男人迷糊道: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“姜姨来了你不打声招呼?”刘景婷推了下某人,眼神飞转。

    刘景浩从瞌睡中抽离,抹了抹嘴,连头也没转,气地喊了声“姜姨好”。

    “尧先生......”刘景婷见某人还没清醒,主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旁边男人微微一乍,伸头往姜姨背后瞅了眼,随即又将脖子缩回到领子里,把头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耗子,你妈怎么样了?”女人放下果篮,煞有介事地凑到床前,端详起床上人来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问题不大,过几天出院了。”男人笑了笑,瞅了眼某人,“坐。”

    尧青惴惴地坐在男人旁边,衡量了许久,方开口道:“我是来看阿姨的......”

    不是来看你。

    男人点头,“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你刚不是说要去买饭?”刘景婷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尧青,“正好尧先生也来了,麻烦一下他跟你一起去,你一个人拿不过来吧?”

    “哪有一来就麻烦人的?”刘景浩莫名提高了几分嗓门,面色微沉,将桌上的饭卡卷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的......”尧青尴尬地笑了笑,瞅了眼某人,“就当是为阿姨分担点责任好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温温下楼。

    男人走在前面,尧青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彼此沉默。

    到了饭堂,刘景浩去窗口叫饭,一一点完所有人的,男人想了想,又冲窗口补了句,“有份就别加鱼了,香菜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尧青在旁边拿饮料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。”尧青想去拎男人手上成沓的盒饭,不想某人一偏,用曾经他对自己的口吻对他说:“不好意思,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尧青不得不将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尧青说:“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,就是听说阿姨病了,跟来看看。我妈生病的时候你没少出力,我总该是要尽一点心意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拎着两大袋盒饭走在前面,闷不做声。

    “这五千块,临时取的,不多,算是孝敬阿姨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男人止住脚,看着他,没接。

    “你要觉得不想看到我的话,我就不上去了,前面就是十字路口,打车应该很方便。”

    尧青定住身,晦晦地看了他一眼,眼底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尧青见他没反应,将伞打开,踩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一点儿都不愿意欠别人的。”男人蓦地出声,两人所站的位置正好是通风口,彼此衣衫吹得飞扬,像两片膨胀的蝉翼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尧青回过头来看他。

    刘景浩站在高他几级的地方,尧青仰着脖,望他像在望一樽不忍亵渎的神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”刘景浩自嘲般地笑了一声,两只手好沉,他不得不将盒饭先放到地上,“知道你事事都求*,事事都求公平,现在你的心意我收到了,那么就不留你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留我吃饭,那为什么还不加鱼,不加香菜。”尧青看着他,踏上一阶,对着他的脸喃喃道:“老刘,你是真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老了。”男人微微将头偏开,“也没有从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。”尧青勾起一笑,惘惘道:“谁又比谁好过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久没去长阳了。”刘景浩稍缓了缓面色,“医生说我妈脑血管里长了个瘤,怕是捱不到年底。”

    尧青踏上去,拂了拂肩上的雪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在她身上关注得太少了......”男人往旁边看了几眼,强忍住哭腔道:“尧青......我感觉自己也快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自己知道吗?”尧青给他递纸,两人往里站了站,不至于吹到太多的风。

    男人低头吧嗒吧嗒掉着泪,气息幽微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补充:“跟我爸还有几个舅商量了一下,打算瞒着,至少让她走之前不那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尧青情不禁地拽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种眼睁睁看着倒计时,等着亲人死去的感受吗?”刘景浩抬起眼,红通通地看着眼前人,“我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被一点点掏空,每一天活得生不如死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别多想,现在医疗这么发达,阿姨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尧青不擅安慰人,也不喜别人安慰自己,每到这种时候,他舌头就跟打了结一样,只会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屁话。

    刘景浩吸了吸鼻,又擦了擦眼角,恢复正色道:“这次回来也不全是因为你,真的,尧青,你不用把自己想得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尧青低头笑笑,“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在你心里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手术后一直在问你,整天问我,小尧来了没,小尧来了没.....”男人薄唇微颤,仿佛像是扭曲挣扎了许久,才准备说出这句话,“我猜她应该知道了我们俩的事,但不确定她知道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尧青平静地看着他,想替他将一根垂下来的刘海挽上去,可现在的身份不尴不尬,自己无权去触碰他分毫。

    男人说:“我只能应付着说你忙。”

    片刻无言后,刘景浩又说:“我没想到你会来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我会来。”尧青盯着他的脸,看他仍有心事的样子,不忍主动问道:“有话可以直接说,再不上楼,盒饭都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麻烦你陪我演场戏.......”刘景浩略含希冀地瞥了他一眼,“别让我妈看出咱俩分手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尧青咳嗽了两声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想,原本水到渠成的事,现在却要用“演”,果真时也境也,兰因絮果之下,虱子爬满华袍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的......”男人放弃挣扎般地摇了摇头,拎起盒饭往门里走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尧青双手插兜,朝前面回,“我答应你,但是要付我工资。”

    男人半回过头,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按横店群众演员的均价算。”男人快步跟上他,眼神淡漠,“按天计费,演一天,一百八。”

    “太贵了。”男人说,“一百五。”

    “包吃住吗?”尧青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包。”刘景浩将头转过去,“如果你不嫌我家床小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考虑一下。”尧青先他一步,迈进电梯。

    “要考虑多久?”刘景浩摁下电梯层,用余光静静观察着某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先带我熟悉下工作环境。”电梯门即将关闭前,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“拖欠薪水的话,我可是要申请劳动仲裁的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男人双双回到病房,众人都饿得肚子咕咕咕叫。

    除了刘景浩父亲、刘景婷和姜姨,病房里又来了好些个亲戚来探视。

    尧青帮刘景浩一一将盒饭分发出去,到最后才想起没拿自己的那份。

    正寻思着回头随便楼下买点应付着,结果男人二话不说,就将自己的一半,匀到了一个干净的小碗里。

    没有香菜,没有鱼,合着是刘景浩留给自己吃了。

    两人蹲坐在楼道口,刘景浩最近烟瘾大,吃饭时也烟不离口。

    一口饭,一口烟,这是他最近难得放松的时刻。

    尧青安分地坐在楼梯上,一小口一小口舀着饭菜。

    他吃饭慢,一口米粒子要嚼二三十下才往下吞,尧青才吃半碗,某人就已经扫荡完了他那半份盒饭。

    “别抽烟了吧。”

    沉寂里,尧青的声音清汤寡水般地回荡在楼里。

    男人下意识一顿,很快掐灭了烟。

    “说了很多次了,少抽一点,少抽一点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当然我现在管不到你......”尧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现在的身份,恍惚改口道:“你想抽的话,随便吧......我去里面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脾气很大啊。”男人举着烟,上下看了他一眼,“你是我雇的,连个好脸色也不给,就这个态度还一百五一天,我买只招财猫它还知道冲我挥挥手,你连只招财猫都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比不上,我在你嘴里都能跟外.围相提并论了,还有什么是不能类比的?”

    尧青冷哼一声,舀起一大勺饭,狠狠塞进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男人挨了闷棍,笑了笑,挨着他坐到了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晚点我妈醒了,记得演得像一点,但也不要太过头,太过头就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才算太过头?”尧青停住咀嚼,任男人与自己四目相对,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比如就像现在这样,不许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尧青微白了一眼,“你少来寻我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对,包括这句,太凶了,你要柔柔的,轻轻地,对我说,耗子,你少来寻我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刘老师的私教课吗?”尧青轻轻一笑,“下届奥斯卡影帝提名没有你,绝对是好莱坞之辱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教你,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顾影自怜般地望着他,仿佛已先他一步走进戏里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该多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