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言情

送我上青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送我上青云: 第 48 章 求和-送我上青云在线观看高清

    :..>..

    尧青家的这顿饭吃得刘景浩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虽然他准许自己打下手,但全程都没跟自己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端菜上桌时他见男人两只手各端着两大碗重菜,想替他分担一份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地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用餐途中也没看自己一眼,给尧桂玉盛了饭菜就跑到屋里去喂饭去了,厅就只剩下刘景浩和李姐两人尴尬对食。

    “小刘,吃菜啊。”李姐把他素日最爱的酱爆茄子放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男人赔着笑,眼睛直勾勾盯着房间那头,来之前喝了那么多粥,哪有胃口吃得下饭?

    尧青端着碗走了出来,一*坐到李姐旁边。

    任得刘景浩身边那个位置空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.......”男人忽地放下筷子,一副恍然大悟状,“我突然想起来......公司还有点事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,吃完饭再走不行吗?”李姐气性挽留。

    刘景浩看了眼某人:“我这脑子,才想起来,是桩急事,我.......”

    尧青埋头夹菜。

    “我得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轻轻合上防盗门,从餐桌到门口,十多米距离,他有意放慢步伐。

    他自认为给足了尧青挽留的机会,但男人就坐在那儿,像一座山一样,只留给自己一个冰冷的侧影。

    尧青一个字也没说,乃至于一个眼神也没给。

    就好像家里就只有他和李姐两个人。

    是自己稍显多余了......

    “小刘怎么了,怎么感觉他今天怪怪的。”李姐朝门后望了眼,又看了看尧青,“还有你,你也看起来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?”

    尧青冷冷嚼着一片青菜叶子,回想起刚刚某人要走时的模样,果然是情到浓时有多爱你爱你,没有感情时,就是“你怎么不去卖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自己在他心里的份量。

    吃完饭尧青麻利洗了碗,想起厨房里还有厨余没扔。

    他踩着拖鞋哒哒哒一路跑下楼,不成想男人杵在单元门前,还没走。

    尧青视若无人地越过男人身侧,甩手将垃圾飞投到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扭头间,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字,逃。

    他生怕男人会叫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刘景浩撇下烟,轻“呸”了一口,将烟蒂踩灭。

    “就打算一直不理我了是吗?”

    眼前人怔了一怔,呛笑了两声,一脸笑意地回过身,“哪有,刘机长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刘机长......

    刘景浩心中一寒,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刚认识时那样,他不再喊自己“耗子”“老鼠”,或是那个“他”。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兜兜转转,又回到了最原始的“同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对不起,你要打要骂我都.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尧青低头笑了笑,多好看的笑容,却不是发自内心的,像一朵被揉烂的花,昳丽中带着距离。

    “我家里还有事,谢谢您今天来看我妈。”

    说没说完,他就要转身上楼。

    只是踏了两步,他又犹豫了,回过头来说:“刘机长既然这么忙,以后还是不要来了。您的好我记着,真的谢谢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就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?”刘景浩皱了皱眉,上前拉住他的手,毫无意外地被甩开了,“别闹了,我真的错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东西我下周会找人搬回来,”尧青低头想了想,脸上挂着半永久笑容:“昨晚思来想去,这段时间给您添麻烦了。不要钱住你的房子,住了多久,两个月零七天?还是零六天?”

    “阿青......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查过你那一带的房租,住在你家的这段时间,该付多少我都转你。还有这个,”尧青举起手里的新手机,iphone13,“市场价多少,就当我找你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好不好?”男人急着直挠头,“尧青,你不是这样的,你明明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附近都有监控,你最好别跟我拉拉扯扯,邻居看到也容易说闲话。”尧青扬了扬眉,居高临下地看了男人一眼,眸色微沉:“刘机长,就这样吧,咱们以后见到了就还是同事,你就当过去两个月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跟我分手吗?”

    刘景浩看了眼他的手,光秃秃的,果然,连那枚戒指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摘下来了。

    尧青既没点头,也没摇头,只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,一眼万年。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我因为吵了一架你就得跟我分手.......”刘景浩扒拉着他那只手,翻来覆去地看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把戒指藏起来了,一直是藏在了那儿,他没有摘下来对不对?没准还在另一只手上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。”男人口吻坚决,一脸厌嫌地将手抽回了袖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搬就搬,随你吧。”刘景浩松开手,长松了一口气,“但是不要分手好不好,我......我们还有很多事都没有一起做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尧青又走上两级台阶,清清冷冷道:“下午我去看龙龙,晚点去你那儿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尧青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赫然瞪眼,这回刘景浩学乖了,不再强行挽留,平静得像是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“天冷了,你手脚凉,夜里没人给你捂,放个热水袋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刘机长也是。”

    尧青拧身上楼,很快消失在了转角口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爱是燃烧而看不见的火/

    是疼痛而感觉不到的伤/

    是不能满足的满足/

    是无痛而又痛彻心肺的痛楚。”

    尧青翻过书扉,就着诗集浅浅的墨香,“啪嗒”一声,是某种液体滴在纸页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本卡蒙斯选集,他在灵隐寺外的民宿里读过,当时随手一翻,就被这短短几句打动。

    从杭州回来以后,他就买了本一模一样的,候机时翻翻,就放在随身的挎包里。

    “爱是比深爱更深的不爱/

    是茫茫人海里孤独的跋涉/

    是永远不会因满足而满足/

    是失去时才得到的关照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视线随之向下,后四句意境悠远,他的眼里雾茫茫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某人的侧脸一闪而过,如飞鸟过境,枫丹白露间,转瞬无痕。

    “帅哥,到咯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在小区口,尧青愣了愣,迅速打住哀思。

    “十八块八,”司机大哥将计价器亮给后座男人看,止了止,又扔过去一包纸巾,“帅哥,擦擦吧,这年头谁还没点心事?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尧青自以为隐藏得极好,却还是被司机发现自己在抹眼泪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从前自己也不是什么泪腺发达的人,自从认识了某人之后,眼睛就跟自来水龙头一样,说哭就哭。

    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,尧青付了张二十,并告诉司机不用找了。

    荆川又开始纷纷扬扬掉起了雪,尧青站在雪里,发了好一会呆,才迈进了小区门。

    “知道师哥要来,我觉得整个人一下子都精神了。”

    一开门王龙就跟个孩子一样,冲上来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尧青下意识后仰,却拦不住某人的热情,他只好僵硬地抱了抱男孩,王龙的家和他的性格一样,亮堂堂的,看得尧青的心情也舒畅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早就说想来,但无奈前几天在上海。”尧青拖鞋进门,一眼撇到沙发前的画板架,上头搁着一幅完成了一半的水彩,像是什么花。

    “师哥我来吧。”王龙笑嘻嘻地拎过他手上的食盒,放在耳朵边晃了晃,说:“来就来了,还带吃的,是什么好宝贝?”

    “芋泥山药粥。”尧青想到,上次刘景浩住院,他去探望,也是带了一锅山药粥来着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哥~”王龙蹦蹦跳跳地去厨房拿碗,尧青看他生龙活虎的,看样子是自己操心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画画?”男人走到画板前,满是艳羡地看了眼那横七竖八的颜料和笔刷,但很快,艳羡被沮丧取代,他复又走回到沙发前。

    王龙端着粥到茶几上,又分给尧青一双筷子:“这是君子兰。”

    话罢目光一挑,“师哥忘了吗?你说过这是你最喜欢的花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尧青呵呵笑了笑,有意撇开他滚烫如火的目光,“好多事我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师哥,”男孩坐在他身边,猛地一把搂住他的肩,“龙龙会帮你一点点记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屋子.......好热......”尧青往旁边挪了挪,将搭在肩膀上的手轻轻放了下来,“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饭了,这粥你自己喝。”

    “师哥这么怕我吗?”男孩挪过去几分,盯着他脸说:“还是......师哥只是对我是这样的呢?”

    “论起画花,我倒想起王雪涛老师和董寿平老师,他们两位的梅,是最有风骨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给自己倒了杯水,不动声色地站了起来,面向阳台。

    王龙放下碗,走回到画架前,拾起画笔,继续勾勒没画完的花型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。”尧青半侧过头,看着他手上五颜六色的颜料盘,幽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师哥,不然你来画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尧青窘而一笑,踌躇不进道:“好多年没碰了,基本功早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教你,”王龙走过去,将画笔递给他,他年轻虽比尧青小,但比他高,看尧青就像在看个人形公仔,莫名想捏他。

    “像这样。”他握着男人的手腕,引他一步步向画。

    “其实画画和谈恋爱是一样的,下笔太轻,笔触虚晃,下笔太重,力穿纸背。须得要拿捏得刚刚好,画出来的画才能以假乱真。”

    王龙回过眸,唇上的细毛在微微地抖,柔软的浅金色,他伸舌去舔。

    “师哥想怎么画?”

    他绕到男人身后,右手仿佛藤蔓般,滑过男人的胸脯,肩胛,后颈,最后停在背脊骨上。

    尧青半知半解地受着男人的力,缓缓抬手,王龙将头贴在他脸边,鼻息相近,近得仿佛真能闻到一股君子兰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.”尧青“啪”一声丢开画笔,触电似的从凳子上弹了起来,看着窗外,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事。”

    手机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有人催我了。”尧青晃了晃手机,飞快走到玄关处换鞋。

    王龙跟他走到门口,难掩失望道:“是他打的吗?”

    尧青这才想起看来电显示,“大刘”,正是刘景浩。

    “他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师哥,你忘了吗,他还咒过阿姨安乐死,这么快师哥就忘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忘。”尧青说:“我比谁记得都还清。”

    “那师哥还要理他干什么?”王龙抢过手机,果断掐断了电源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尧青忙拿过手机,一脸愠怒地瞪向某人,“万一有什么事呢?!”

    新手机刚买来不久,他还没能熟练摸索到开机键,折腾了半分钟才重新开了机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师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!”尧青突地朝里头咆哮,“那个人不会是他也不会是你!你和他一样,都说为我好为我好!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王龙被彻底震住,他从未见过尧青如此暴躁的一面。

    他素来以为,眼前人温良恭顺,如一只待抚的绵羊。可当亲眼见证他的暴跳如雷,王龙心中某块地方开始不受控制地坍陷。

    泥沙俱下。

    尧青止住喘息声,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,气息渐平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,回头你把食盒给我。”

    他挺高头,理了理袖扣,一身骄傲地迈进了电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