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言情

送我上青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送我上青云: 第 47 章 撕咬-电影送我上青云剧情解析

    “去找你的章先生啊,你的龙龙,你的徐志摩,他们一个个比我高贵,比我有气质,比我有钱,去找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薄唇微启,吐字如吐刀。

    “从见章先生那天起我就明白了,你的心就不会在我这里。你只会被那些好看的、高级的东西吸引,我配不上你,我他妈从来就不配走进你心里!”

    “姓刘的你又在发什么羊癫疯?”尧青盯着他的眼,这次不同以往,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“从昨天下午起就觉得你很奇怪,一回家就跟条疯狗似的逮着我咬。我到底哪里惹到了你?嗯?刘大少爷?你说,我改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刘景浩面色铁青,坐回到沙发上,气息狂喘。

    “你没做错,你永远都不会错,你一路走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,怎么可能会错?”

    男人将眼瞪得奇大,细密的红血丝覆在眼球上,莫名地狰狞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。”尧青别过头去,语气微弱,“我现在不想和疯子讲话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......”男人咽下一口气,不耐烦地敲打着茶几,讥笑道:“你说我是疯子......是啊.....我要不疯,能喜欢你?能*兮兮的舔你舔到现在?我可不就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你吵。”尧青将头撇过,眼中无一丝波澜,少有的镇定,“我不管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样,都不会跟你吵。但我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说的每一句话,我都会记下来,你还有什么难听的都说出来吧,我不反驳。”

    男人颤抖着唇,掩面而泣,终于不再吱声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睡沙发。”

    尧青回卧室拿了枕头被子,极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个刺耳的“卖”字。

    你那么喜欢钱,怎么不去卖?

    区区十一个字,尧青恐怕用十一个夜晚都消化不了。

    他到死可能都会记得。

    屋内寂若无人。

    威士忌仿佛察觉到气氛中的冷峻,缩在笼子一角,半天没动静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......我......”

    刘景浩从沙发上站起,颤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,朝尧青探入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是昏头了......一定是昏头了.......我不该那么说你。”

    他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人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你打我骂我都行,我.......阿青,对不起.......”

    他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“说都说了,对不起有用吗?”

    尧青双手抱胸,十足防御姿态,向后退了一小步。

    “我*一刀,再说一句对不起,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对不起......”

    刘景浩挽开臂,向前一抱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尧青又后退一小步,冷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连碰一下都不行了?”

    男人睁眼瞧他,如此熟悉又陌生的面孔,冷湛湛的,再无往昔那般温存爱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月色凉如水,百叶窗被风吹吹着,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。

    尧青走过去,将窗合上,目色泠泠,“我需要冷静下,我觉得你也需要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说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过了这晚我回我妈那去住几天。”尧青靠在床边,头向着外面,孤零零地盯着地上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要去几天?”

    男人红着眼,走近他一点。手里拿着黑色包裹,泪在眼角,欲流不流。

    “半个月吧。”

    尧青瞥了他一眼,一滴泪悬在他脸畔,像条珍珠链子。

    他默了默,微微一叹,复又改口:“可能只是两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尧青看他两只大手拧在包裹的塑料层上,恨不得要将它揉烂,心中一涩。

    “能不走吗?”

    男人摇尾乞怜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这带上。”

    男人把拆好的包裹塞到他手上,不争气地撇过头去,吸着鼻。

    尧青定睛一看,四四方方的塑封礼盒,包装上的iphone13概念图,科技感满满,拿在手上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他打开盒子,是远峰蓝。他记得自己说过的,蓝色的最好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真该说你。”邹志辉抱着小千金,一边哄一边对着视频这头的男人说,“人尧青又没做什么,你好端端的,说那么重的话干嘛?”

    刘景浩坐在沙发上,烟蒂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距离尧青出门才一个小时,整个屋子就已经乱成了狗窝。

    男人哑着嗓说:“我也知道不该把火发泄在他身上,就是觉得难捱,不爽,烦透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他没把画画的事告诉你?你就这点肚量?”邹志辉将女儿抱给保姆,走到门外同他聊,“你嫂子也有很多事没跟我说,都是我结婚后自己发现的。比如她跟我说她从没接过吻,结果我发现她吻技比我还娴熟,后来才知道人家大学就谈了五六个男朋友,骗我说从来没谈过恋爱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因为画画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又叼起一支烟,最后一支,他在心里想,某人不喜欢他总是抽烟,故又将打火机放回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还有很多事......你不懂......他总是看着很温柔很好相处的样子,其实总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,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该说让人家去卖这种话。”邹志辉啧啧了几句,“太他妈难听了,我要是尧青我得抽你两巴掌。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来抽啊。”刘景浩愤愤然看向视频里的男人,“我巴不得他来打我,骂我,可是他一个晚上什么也没说,早上一醒就去他妈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越说越难受,眼睛不禁又看向餐桌。

    桌上放着一锅今早上煮好的白粥,配着榨菜和酸豆角末,拢在苍蝇罩下,等待主人享用。

    “走就走,一大早起来还熬了粥,熬完才走的。”刘景浩抬手抹了抹袖子,眼角不争气地泛起些酸涩来,“谁稀罕他的破粥?倒掉.......老子全都要倒掉......!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呗。”邹志辉打眼看他,他这兄弟,他太了解了,永远都是说最狠的话,装最狠的逼,实则心里软得很,比女人的心还容易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刘景浩走到桌边,又不动了,两只眼睛盯着苍蝇罩,表情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要真倒,我还真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邹志辉故意激他。

    男人拧拳不语。

    “好好洗个澡,睡一觉,找个机会给人好好聊聊。”那头一脸恨铁不成钢,“你让我说你什么好,好不容易到手了还不好好揣着,成天作,真作跑了别来我这里哭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恹恹地挂了电话,瘫回到桌前,目光至始停在那锅粥上。

    他拿了尧青平时的搪瓷小碗,舀了一点,极不情愿地抿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好像还不错。

    他又挑了点萝卜丁,混着粥吃了几口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很快干完了一碗。

    他又添了一碗。

    接着是第三碗、第四碗、第五碗.......

    直到那锅白米粥见了底,男人才放下了碗。

    再看眼墙上的钟,快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该去尧青家蹭午饭了。

    男人拎着几大盒党参乌胶走上六楼,楼道口飘出一股只有弄堂里才会有的饭菜香。

    雪过天晴的阳光投在老墙皮上,麻雀在电线杆头补觉。

    刘景浩站在水表箱下,抬手推了推上面的小铁门。

    许是年久失修的缘故,上面的小门怎么都关不上。如此出入,很难不会撞到头。

    是李姐开的门。

    刘景浩听见厨房里有剁菜的动静,尧青的鞋摆在门口鞋架上。

    “小刘,你怎么来了?”李姐满脸堆笑地领人进屋,“刚还问小尧你怎么没跟着一起回来,他说你忙呢。”

    厨房里的剁菜声忽地停了,刘景浩放下补品,心虚似的朝厨房看了眼。

    “我跟小尧有点话想说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姐很快get到他的意思,边笑边往里屋走,“哎我还想着该给她换件衣服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就去了屋里,连带着门也一并关上了。

    尧青在切洋葱,本来就熏眼,哗啦啦的眼泪挂在脸上,看得人分外心疼。

    男人的心忽地软了,以为他在为自己落泪,只觉得自己真是该死,怎么*隽四敲床恢嶂氐幕埃λ匙抛约嚎薜媚茄匦住

    尧青拿纸清理着眼泪,一边在冰箱里扒拉着食材,一边佯装不经意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男人撸起袖子,顺其自然地走到灶台边,剥起池子里的几棵没洗完的葱。

    “外卖不好吃?”尧青合上冰箱门,与他并排挤在水池边,洗着两个西红柿,“要跑到这里来蹭饭?”

    “那我回去。”男人说完就要擦手,刚挽起的袖子又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出去把垃圾带下去。”尧青眉也不抬,两个西红柿,随便冲一冲就行。

    他回到灶台前继续切西红柿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刘景浩将身子转了回来,堵在冰箱前,寸步不让,“你让我走就走?我是来看阿姨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替我妈谢谢你。”尧青转回过身,将盛好西红柿的盘子递到他手上,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男人乖乖拿着,不忘拣起一块,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好甜。

    “想吃饭可以,帮我打杂。”尧青指着旁边一袋子土豆和排骨,“皮削了,还有那排骨,你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生气了?”男人一脸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尧青放下菜刀,双手撑在灶台边,由衷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刘景浩立马上前替他捏肩。

    “还在生气?”他不甘心地问,“别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心思跟你嬉皮笑脸,”尧青拧开肩膀,似是厌嫌地将他往外推了推,“洗手开工吧。”

    陆鹤亭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