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言情

送我上青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送我上青云: 第 46 章 争吵-送我上青云电影剧情

    :..>..

    刘景浩循声看去,见那巨幅装饰画上,躺着一枝洁净又修长的茉莉花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何故,花束的一半焦黄发黑。

    而另一半恰相反,绽放得格外绚烂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吧?”王龙举杯走到他身边,对着那幅画道:“师哥的画功,不比那些科班出身的美术生差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一脸肃色,尧青从没提过这些,而自己还傻乎乎地以为,自己已足够了解尧青。

    “师哥曾亲口对我说,如果没读航校,他最大的愿望是国美.......或者央美也行,他的梦想是办个自己的画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。”男人扯了扯笑,回茶几前倒水,“他都告诉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告诉你了,你就该明白,你跟他完全是两条路上的人。”王龙走近几步,满是余味地打量了男人一眼,“你全身上下毫无半点艺术气质,你知道师哥最喜欢什么样的人吗?他曾经对我说过,他的梦中情郎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徐志摩,对吧?”男人自嘲般地笑了笑,“我大学时抄过他的诗。”

    还送给过某人来着。

    “刘机长,恕我直言,你觉得你这副样子......”王龙苦笑着瞥了他一眼,难掩嘲讽意味,“跟徐志摩有半分关系吗?”

    刘景浩当仁不让,“我是跟他没关系,但也轮不到你。你又哪点像徐志摩?”

    “当徐志摩让师哥喜欢上并非什么人间得意事。”王龙上前半步,正眼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要师哥喜欢上的是我这个人,我是王龙。”

    他与刘景浩身高相近,彼此四目相对时,锋芒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也是他的龙龙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我是他男朋友。”刘景浩瞟见桌上冲泡到一半的999感冒灵,微微一笑:“既然生病了,就好好养病,不该想的人少想,你现在这样子可不像是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我是该好好养病,就不留您吃晚饭了。”王龙开始下达逐令。

    刘景浩也不想多留,他只是不服,不服为什么从前从来没听过尧青说起关于画画的那些事,为什么他们坦诚相对到如今,他仍有许多秘密与心事不愿与自己透露?

    回程路上细雨纷纷。

    刘景浩没着急发动汽车,而是坐了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直到手里的几根烟都抽完了,才晃晃悠悠地往回开。

    不比来时堵成狗的路况,回去时一路通畅。

    男人将车停好后,正准备进电梯,尧青的电话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看过没?”对面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刘景浩涩涩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啊?人还好吗?看过医生了吗?没发烧吧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男人拿开手机,捂了捂胸口,深呼吸一口,才将电话重新放到耳边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尧青长舒一口气,“我明天就回来了,上午的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,你饭都不吃了?”对面哈哈哈笑了几声,“这就是传说中的茶不思饭不想吗?”

    “尧青.....”男人徒然开口,不知所味,“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离我很远?”

    尧青听到刘景浩叫自己大名,莫名跟着严肃了几分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可能是我太累了。”刘景浩抚了抚额,确实有点烫,该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龙龙跟你说什么了吗?”尧青隐约预料到什么,但又不知道哪根弦触到了刘景浩,使得他从王龙家一回来,就一副饱受情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电梯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刘景浩摁下楼层,微垂下眸子,“没事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一定不对。

    一定有情况。

    尧青举着电话,反复回味着刘景浩那句“没事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往常的电话都得要自己来挂,他才会恋恋不舍地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却不同以往,先不说那阴沉沉的语气,单那句“没事先挂了”,就足以让尧青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没事,先挂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没事?合着自己吃饱了撑着没事做才给他打电话?

    什么叫先挂了?先挂的那个不应该是自己吗?

    这是他们每次打电话时心照不宣的习惯。

    现在才几天,他就这么不耐烦了,想撂电话就撂电话,想甩脸色就甩脸色。

    看来也没多喜欢啊,情话一套接一套,结果多说几句都要被嫌烦。

    尧青讪讪然将手机礽回到床上,原来的手机砸坏了,刘景浩答应送自己的苹果13还没到,他只能用以前的备用机。

    估计连手机这回事他也忘了吧,心里估计在想,这男人好蠢,随便哄几下就认真了。

    刘景浩不是向来对自己有求必应的吗?

    结果还是免不了俗套,没得到前视若珍宝,得到后就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尧青紧抓着被子,翻来覆去,翻来覆去。

    一整晚都没睡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回程,荆川小雨加雨夹雪。

    尧青站在航站楼外,不抱期待地看了眼自由停靠区。

    两人除了昨晚那通电话后,彼此上再也没互动。

    尧青看男人早上分享了一张威士忌遛弯的照片,忍住了,没点赞。

    他就要看看,刘景浩会不会来接自己。

    等了约十多分钟,那辆熟悉的nicooper缓缓停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车上男人一下子老了不少。

    尧青面无表情地走过去,将箱子拎到后备箱上。

    他不该下车帮自己拎上去吗?

    坐回到车里,尧青身上落满了细雪粒子。纸巾就在跟前,他不拿,他就想看看男人会不会替自己拿。

    刘景浩一手掌着方向盘,一手拨弄着蓝牙*,目视前方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车子就这样冷冷开着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冷冷沉默着。

    雨夹雪渐大了,到最后,就只剩下漫天飞舞的雪絮。

    “有雪哎。”尧青探出车窗,伸手挽在空中,他从小生活在荆川,见到雪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刘景浩说:“你好小家子气。”

    尧青抿了抿嘴,将手收回,安分地坐回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男人摁动音乐播放键,动次打次的摇滚乐震耳欲聋,似是挑衅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自己不喜欢这种激昂的音乐,还偏偏要放,不是故意的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尧青拿出*,将耳朵堵住,又将手机音量调到最大,大到能盖掉车载音乐。

    两人你听你的,我听我的,没再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刘景浩一回到家就带威士忌出去了,去哪儿也没说,独留尧青一个人在家,把行李箱吭吭哧哧拖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他细心地发现,男人破天荒地把衣橱重新收拾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边放自己的,一边放他的。

    分得格外的清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刘景浩心里有事,太反常了,从昨晚上起他就想象了一千八百种分手方式。

    上飞机前他还自我安慰,有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,或许人家只是累了呢?自己在这瞎脑补什么劲?

    可细想从机场回家路上的一切,他的表情,他放的歌,他的那句“小家子气”,还有他洁净如新的衣橱.......

    他就这么着急要跟自己划清界限了?

    一不做二不休,尧青晚饭也不想做了。

    本还说犒劳他昨天替自己去探望王龙,给他做顿好的,可今天他的所作所为,根本不值得自己亲手做羹汤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尧青连厨房门都没进,就冰箱里拿了盒曲奇,兑着脱脂奶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回来是半个多小时后的事。

    出门时没见他带伞,连人带狗地沾了不少雪,进门时湿漉漉一片,踩脚垫外沾了不少雪渍。

    尧青有强迫症,见不得家里有一点脏。待男人换好拖鞋牵狗进屋时,他又找了抹布擦起地板来。

    刘景浩将狗关进笼子,回身时看见某人在擦地板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什么也没说,把一个黑色包裹扔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吃过了,晚饭不用做我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半边身没入卧室,另外半边......他舍不得进去。

    尧青跪地擦着瓷砖,头也不抬,浅浅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很多次,这些事情可以让保洁来做。”

    男人皱了皱眉,拧着门把手的手,不受控制地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尧青轻声道:“保洁也只是一周来一次,你今天弄脏了,难不成还要等到周末再去弄?”

    “可这不就是我叫保洁的意义吗?”刘景浩半转回身,一脸难以理解,“你为什么总是把自己搞得那么爱伺候人?跟个佣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尧青抬脸看他,一把将抹布扔在了地上,“你说我是佣人?”

    男人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地是你弄脏的,我好心帮你清理,你说我是佣人?”尧青难以置信地看着他,“是啊,我可不就是你的佣人。可是佣人还有时薪呢,你付我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谈钱?”男人忽来了兴致,扭身走到了他面前,声音莫名提高好几个度,“你那么喜欢钱,怎么不去卖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尧青歪了歪头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既然那么喜欢钱,怎么不去找愿意付你钱的呢?”

    刘景浩盯着他,又回到了巷子口那夜,那冷漠、尖锐、睥睨众生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眼神的震慑力太大,尧青脚下没站稳,险些瘫倒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