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言情

送我上青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送我上青云: 第 45 章 绿茶-姚晨送我上青云剧情介绍

    《送我上青云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“师哥。”电话那头的声音异常虚弱,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龙龙,”尧青捂近听筒,往门后看了一眼,跟做贼一样。

    “宝,我衣服你给我放哪儿了啊?”里头人问。

    尧青不得不放下手机,冲卧室回,“等下我给你找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对王龙说:“不好意思啊,龙龙,那个......他在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......”对面语气更沉,一听就是有事。否则他不会给尧青主动打电话。

    屋里的刘景浩又在嚷,自从尧青搬进来以后,他的自理能力呈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烦死了。”尧青掐断通话,气势汹汹冲到沙发前,从沙发缝里扯出一件男士秋衣,“这不是吗?”

    男人跟个犯错的孩子似的,坐在沙发上闷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快去换掉,刘祖宗。”尧青狠盯着他,倒真有几分学生家长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知道它怎么跑到沙发缝里去的咯?”男人狡辩,“你干嘛那么凶?”

    尧青看着他的脚,眉头微皱,“还有只袜子呢?”

    刘景浩难为情地扭了扭脚趾,“不.....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欠你的。”尧青扭身回屋里翻出一双新袜子,扔到男人脸上,“下次袜子再找不到,别来蹭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还是老婆最好。”刘景浩飞似的套上袜子,闹哄哄地就要亲。

    “离我远点,臭。”

    尧青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我的臭,才衬出你的香啊。”刘景浩将人往浴室拖,“今天要跟老婆一起洗香香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今晚你还回来不?”

    刘景浩替尧青提上行李箱,他打算送尧青去基地,此刻在计划要不要多准备一份晚餐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不回来你就要带别的野男人回家?”

    两人出门时才洗完澡,车里隐隐漂着沐浴露的清香。尧青不喜太浓的香味,摇开车窗来透气,男人在他身边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来,我就带威士忌去吃大餐去。”

    男人啜一口烟,递给旁边人。

    尧青自然而然地接过去,放在嘴里吸了一口,又放回到男人嘴上。

    刘景浩说:“不得劲,还有半个多月才跨年。”

    尧青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蹙了蹙眉,将屏幕对着刘景浩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眼前人果断拿过去,摁了挂断,最后不忘将号码拖进黑名单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老阴魂不散地给你打电话?”刘景浩的脸瞬时垮了一大半,“这个章先生……真是无语。”

    尧青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够迷人,这很难理解吗?”

    刘景浩忽地被气笑了,捏了把他的脸。

    车子缓慢起速。

    临近基地前,尧青将手上的钻戒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回在同事面前已得意了一次,再继续得意,只会显得做作。

    分别前,他与刘景浩双双吻别。热恋时的浓郁酸臭味就像新鲜出炉的酸菜鱼,又酸又香,使人不忍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躬身从车厢里抽出身时,一大批人正拖着行李箱哒哒哒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要我来接不?”男人靠在车门边,嘴里嚼着口木糖醇,一脸戏谑地看着前面人。

    尧青站定足,半回过头瞪了他一眼,嗔道:“这难道不是看你自觉吗?”

    向前走两步,他又回过头说:“你不想接就不接,我自己打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不接吗?”

    刘景浩哈哈一笑,甩着钥匙串回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直到某人的车彻底开出基地,尧青才打住目送的目光。

    此刻距离登机还有两个多小时,机组人员还没到齐。

    他留了心,刚在车上发现今天同飞的安全员名单里有王龙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日子忙着跟某人火热缠绵,都没怎么顾得上他这师弟,尧青这心里,难免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他坐在全家休息区里,身边放着一瓶脉动。

    旁边一对情侣在玩手机,女的在看男的打游戏,一边打一遍发出“哇塞好厉害”的赞叹声。

    尧青发了会呆,不知不觉将整瓶脉动都喝完了,等他再去运营中心,机组的人都来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除了王龙。

    高露洁说:“*,可以备航了。”

    她昨天也喝了不少,精致的妆容下,难掩宿醉后的疲惫。

    尧青翻了翻执飞名册,朝入口处看了好几眼,心里某块地方有些堵。

    大概是昨夜的酒精还没完全消化,整个胸口都闷闷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陌生面孔的安全员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尧青上下打量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那人气喘吁吁道:“王龙挂了急病,我来替他班。”

    尧青全程神思倦怠。

    中途两次记错了人的饮料,这在他的职业生涯里少有。

    都说酒精害人,从前尧青从不觉得,现下来看,果然还是不能太放任自己。

    从头舱里回来,尧青给自己倒了杯水。又坐了会,这才稍微有些舒服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他从一上飞机起就不停颅内重复着“王龙”“重病”“替班”等词。

    联想到他之前在电话里那副奄奄一息的样子,尧青决定下了飞机再给他回个电话。

    一定要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抵达上海时已近深夜。

    跟某人报完平安后,尧青拖着行李跟顶替王龙的安全员一道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因为临时替班的缘故,航司没有给小安全员配备单独的房间。底下人也不大想跟人share,最后尧青提出了*。

    反正是双床房,多一张床空着也是空着,还不如用来多拉近拉近同事关系。

    尧青让他先去洗,自己晚点再说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拿着手机溜到了楼下大堂,去隔壁土菜馆叫了几个菜,等待叫餐的空隙里,终于拨通了王龙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龙龙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哥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气息更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今天没看见你来公司,他们说你病了?”

    尧青想到之前刘景浩肺炎住院,也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但也不至于像他这样连话都说不清,心中愈加不安。

    对面人气若游丝地说:“没事……小病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一阵咳咳咳。

    尧青难免揪心:“明天我回荆川,我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里头就在叫餐,这出餐速度倒是比坐火箭还快。

    王龙说:“师哥快去吃饭吧,别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尧青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,又吩咐了几句注意休息之类的话,恹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帮我个忙。”

    回到酒店跟老刘打视频的功夫,尧青灵光一现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龙龙生病了,看样子不是很好,我要明天才能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龙龙?”男人嗤鼻,“有家室的人也叫得这么亲热?叫他叫龙龙,叫我叫死老鼠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,跟你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刘景浩难得一脸正经,“不就是想让我替你去看看他吗?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尧青不依,转念一想,又说:“我感觉你对他有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装什么傻?”对面语气凶狠几分,“正常人都看得出他对你有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他跟我大学就认识了,只当我是哥哥。”尧青听他声音提高了不少,也跟着大声了些,“为什么一提到王龙你就跟吃了炸.药一样。他把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,就是看着不爽。”男人将头拧向别处,不愿面对镜头里的尧青。

    尧青努力耐心道:“你不去就算了,我明天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刘景浩一听,马上又把头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沉默了四五秒,他又道:“我就是不喜欢他这个人,整个一绿茶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迅速掐断了视频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一条“我去吧”飘进了尧青的。

    他果然还是投降了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夜色里的荆川,人潮熙攘不减。

    男人将车停在小区口,手上提着两袋水果,面无表情地走过门禁。

    王龙所住的小区靠近市中心一代,一到晚高峰,堵车严重。

    刘景浩足足开了快四十分钟才到指定地标。

    “记住,别空手去,多少带点吃的,不然显得你特别没礼貌。”

    十五分钟前,尧青在那边喋喋不休地吩咐着。

    刘景浩全程冷漠脸听着他的话,虽心中一万个不愿意,但老婆大人命令,他不敢不从。

    于是在小区口随意扯了两袋水果,只当是给尧青一个面子,换做自己,他不给王龙灌毒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一路匆忙步行,刘景浩很快来到王龙所在单元楼前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跟他说过了,你直接上19楼就行,1902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对着蓝牙*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往上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里别扭,乖啦,回荆川给你做饭吃。”

    尧青不放心地哄了一句,他知道,刘景浩吃软不吃硬,你对他吼,他可以吼得比你更大声。

    他这脾性,就要像对待威士忌一样,柔柔地捋,把毛给他捋顺了,他也就任你亲近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吃可乐鸡翅。”刘景浩的心稍宽泛几分,顿了顿,又不甘心地说,“还有水煮肉片。”

    闲聊间,男人已如约出现在1902门前。

    “晚点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对着旁边镜子理了理头发,来之前他特意喷了发胶,好歹也是去见情敌,哪怕是在病中,他也绝不松懈。

    摁动三下门*后,防盗门“嘀”一声打开。

    “师哥!”里头蹦出一句欣喜若狂的招呼声。

    男人轻咳了两声,从门后走到门前,扬起浅浅笑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王龙顿时打住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师哥没跟你说我来吗?”刘景浩倒不见外,大摇大摆进了屋,像是领导视察。

    王龙不甘心似的朝外看了一圈,见后面果真没跟着尧青,略失望地合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师哥跟我说有人看我,我以为他想给我惊喜。”男孩盯着刘景浩的脸看了许久,极轻微地动了动唇,“现在来看,惊倒是有,就是喜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来看你,你不高兴吗?”男人将水果放在茶几上,环视了屋内一圈,“这儿房子很贵吧?一个月月租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全款买的,”王龙颇得意地别了他一眼,坐回到茶几上,给男人倒了杯水,“就那样吧。比不上刘机长,一把年纪还租房子,师哥跟着你,得有多委屈?”

    刘景浩闷闷一笑,说:“傻瓜,我北京两套四合院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画的?”刘景浩留意到王龙的家里,挂满了水彩画。

    还有好多幅,被装裱了框,摆放在厅各处,别有一番莫兰迪风情。

    “大部分是。”王龙指着男人身后尺寸最大,画幅最显眼的一幅,“喏,那是师哥画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