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言情

送我上青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送我上青云: 第 7 章 极光-送我上青云在线观看全集

    ()  “9937尧青,收到请回答,9937尧青,请到请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9937收到请讲,9937收到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9937,转2318。us3354荆川-上海,转2318。”

    “9937已转2318,9937已转2318。”

    无线电终止。

    尧青放下麦克风,扭了扭发酸的脚踝。

    距离下机还有半个小时,今天的目的地是上海。

    说起来,尧青是个不太爱动的人。

    每到一座新城市,有人总爱在*空隙里跑出去打卡拍照,唯独他就爱窝在酒店里补觉。

    从前高露洁总爱笑他,睡神转世成了精,给他一张床,他能睡到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为此尧青本人深有认同,包括这次,他只想快点下班,昨天飞了大夜,他好回去再补个回笼。

    降落之前,男人还有一次头舱检。

    这次飞的人不少,上座率几乎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尧青挑开帘,走在过道中,见到看书的提醒他开护眼灯,看到怕冷的就给他送条空调毯。

    这些事底下人也能做,但他就喜欢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走完一圈回来,以为可以小眯一会儿,呼叫灯又亮了。

    尧青端着茶水走过去,见座上躺着的是个男人,耷拉着墨镜,发胶抹得横七竖八,头发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先生,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”

    尧青见他身前杯子空了,自觉续上温水。

    男人勾了勾嘴,抬手摘下墨镜,戏谑道“怎么,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“刘机长……”尧青措手不及,差点就把手里的水送了出去,“你怎么在这里?今天不飞?”

    “我休息多着呢,”刘景浩轻松笑笑,磨着椅子上的安全扣,老脸微红,“他去上海了,我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尧青跟着他笑,听听这声“他”叫得,何其婉转缠绵,惹人艳羡。

    他气道:“看不出刘机长这么宠他,还特意飞过去看,好浪漫啊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说“是吗?可他自己好像没意识到这点。”

    男人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对了,您叫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尧青把话题又拉了回来,他没忘记,就算自己和刘景浩聊得再投机,他们也只是上帝与服务员的关系。

    刘景浩摸了摸肚子,“我饿了,麻烦给我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.机上有土豆牛腩,照烧鸡,鱼香肉丝……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行。”刘景浩看着他笑盈盈的脸,莫名放松。

    你亲手热的,是□□都行。

    下飞机时有几个乘拉着留影,尧青一一满足了她们的需求。

    刘景浩经过舱门时,一群女的围在尧青身边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“帅哥,有女朋友吗?你好帅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网红吗?还是明星?这脸也太优越了吧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可以加吗?以后有机会一起玩儿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尧青礼貌回绝着那群热情似火的女乘,渐有些招架不住,某人拎着高尔夫球袋站在旁边等泊车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人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散了吧,他有对象了。”男人大言不惭地走到尧青身边,一把揽上他的腰。

    众乘一副“你又是谁”的表情,不过看他也长得也还不错,倒也没人真发火。

    刘景浩扭头亲昵道“honey~今晚想吃什么?我做给你。”

    尧青愣了一愣,很快意识到他这是在演戏,于是配合道“你做什么我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女乘纷纷露出痛失百万的表情,作鸟兽状散去。

    是真的就好了。

    刘景浩想,骗一骗自己,有时可以忘记很多辛苦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见她们走远,尧青忙不迭将那只放在腰上的手撇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又欠了某人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不知又该拿什么去还。

    刘景浩板着脸说“就一声谢谢?会不会太敷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两声。”尧青颔首一笑,郑重鞠躬“谢谢刘机长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刘景浩已经习惯了尧青外热内冷,换成别人,他早就买张机票飞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上回极光展……”尧青吞吐不清,“谢谢你推荐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看成吗?”刘景浩砸吧砸吧嘴,有点不太确定自己跟来上海是否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现在来看,很可能又是自己自作多情。

    “是没看成,但还是谢谢你。”尧青抬起眸,浮出一脸隐约的难过,“我打听过了,这展在荆川就那一次,那天刚好是最后一天,怪只怪缘分不够,许多东西,说错过就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尧青淡淡望了他一眼,想到刚在飞机上,某人提到“他去上海,我去看看”时一脸幸福的样子,就觉得自己这些天来的悲喜躁动无比造作。

    他连失落的资格也没有,凭什么身份呢?

    同事?朋友?还是暧昧对象?

    你看到最后,人家还是要回到白月光身边去。

    自己搭上一肚子儿女情长,显得十足十廉价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尧青就想狠狠抽自己两耳光。

    浦东上空逐渐放晴,远眺时万里无云。

    尧青不好与他聊太久,他还得回运营中心交点资料。

    其实告别的话想了一万遍,最后一个字也没讲,说什么都显多余。

    他拖着空乘包,快步追上其他人,刘景浩没说什么,跟着上了泊车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众人见一个男人从泊车上发了疯般的跳下来。

    他身上跟着了火似的,漫跑出甬道。

    地检连他的样子都没看清楚,就只感觉到一股风掠过。

    前头空乘组正挨个过安检,送人的大巴就停在航站楼前。

    “尧青!”

    男人在喊,他举着手机,一蹦三尺高。

    前面人没听到呼唤,还沉浸在埋头刷手机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尧——青——”男人喊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身边有人听到异声,都看了过去,一时之间,目光云集。

    “尧哥,他是不是在叫你啊。”旁边人拍了拍他的肩,尧青抬起头,向上一瞅,天桥上站着刘景浩。

    “这儿!”他指了指手机,“极光展没结束!这儿还有!”

    他狂跑下台阶,太兴奋太用力,半道差点崴着脚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走啦,尧哥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打过招呼后,识趣退下。

    尧青微微一笑,等他走近,等他来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荆川确实是最后一场最后一天,可上海还有,你看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把手机递到他眼前,尧青瞄了眼,还真是。

    页面上显示,上海极光展将一直开放到下周一,就在佘山山顶的天文博物馆。

    “很多东西不是缘分不够,是你没努力去了解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顾不上擦汗,来时跑得太急,他全身都罩着一股热,“给我一个机会,了解一下。尧青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来上海见你喜欢的人吗?”他友好递出一张纸,试探性地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没听错吧?

    “我已经见到了。”刘景浩接下纸,胡乱擦了擦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不愿意的话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扛起包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回哪儿?”

    尧青把他叫住,原则这种东西,严格来讲就是拿来放弃的。

    他不爱低头,在这时,却有点想低了。

    刘景浩指了指电子屏上的航班号“我回荆川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回去了,那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景浩知道,尧青说的“他”,就是那个本不存在的“心上人”。

    “他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面色一垮,气鼓鼓地调头走,像拿了考试不及格又不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尧青追了上去,一把挽住他的手,“他不要,我要。”

    两人没有急着去佘山,而是先绕到田子坊,尝了尝小杨生煎。

    尧青没飞过上海,刘景浩比他熟,正好做导游。

    吃饭时尧青还是不好意思,每咬两口就看看男人,想说不敢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看*嘛。”刘景浩拿过醋,洋洋洒洒淋在生煎包上。

    他喜欢吃醋。

    酸溜溜,滑叽叽,余味绵长。

    尧青看着他说“你把他晾着来陪我,会不会有点不厚道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吃完两个生煎才回“你怎么屁话这么多?吃你的生煎。”

    尧青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两人匆匆吃完,开车去佘山。

    刘景浩租了辆骚气小敞篷,玛莎拉蒂ghibli,亮眼粉,少女得尧青都不好意思往上坐。

    刘景浩将包扔在后座上,带着□□镜招手道“上来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身子总爱晃,有几根刘海跟螳螂须似的,从一边垂下。

    特别唐伯虎。

    尧青很少坐敞篷,总觉得没顶的车待着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一启速整个人扎进风里,不抓紧把手,天灵盖都要被吹翻。

    偏偏刘景浩爱*,开起车来无法无天,没几个路口就被拦下,吃了一嘴罚单。

    帅不过三秒。

    两人处理完违章,已近闭馆。尧青闷着一肚子怨气,自个儿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刘景浩自知一时兴奋,开车时没兜住,耽误了时间,好声好气哄了男人一路,尧青没理。

    幸而最后赶上了,哪怕只有一小时不到参观时间。

    说是极光展,重头还是ar体验。通过虚拟交互的方式让参观者达到身临其境的效果,这也是最节省成本的看到极光的方式。

    接近闭馆,人烟甚少,暗室里铺满流光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帮尧青戴上ar头盔,刘景浩不图这一口,在旁边瞎逛。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滞黑之后,尧青只觉眼前一亮,他定睛一看,发现自己身处雪山山头,天穹顶飘满绿波。

    极光。

    尧青兴奋得大叫,原来极光是这样。

    虽然他清楚眼前看到的只是ar图景,但这高度的逼真感还是震撼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极光是一种等离子体现象,它的成形原理是太阳带电粒子流进入地球磁场,在地球南北两极附近地区的高空,而形成的多状光辉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做着科普。

    “在北极一般称作北极光,在南极称作南极光,它形态多变,有幕状、带状、放射状等……”

    尧青惊叹连连。

    刘景浩走过去,看他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抬手摸了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沉浸在ai图景里的尧青感觉有只手抚过,用力轻重有度,悠远绵长。

    很舒服,不像是ai头盔自带的拟真功能。

    他摘下头盔,见刘景浩背对着自己,正昂头看着墙上的星云摄影。

    星光在他身后处交汇,

    他比极光更闪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