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言情

送我上青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送我上青云: 第 6 章 秘密-送我上青云剧情介绍

    ()  极光展在周三,周三刘景浩刚好飞折返。

    下机回家时已经下午四五点,他本想直接回家,结果出租开到一半,改了主意,调头去市博物馆。

    他想去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工作日的博物馆人烟稀缺,加之极光展本就冷门,所以来看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快闭馆了的原因,刘景浩去时,人影都鲜少见到。

    有工作人员友好提醒三十分钟后闭馆,他坐了一会儿,走了一圈没见到某人,觉得自己有点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,总觉得可以在这里遇到尧青。

    可现实并不是偶像剧,他要来,也不会挑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怪只怪自己太爱自我感动。

    刘景浩拖着箱子,一路走下展厅。

    打车要走到对面,他站在路边等绿灯。

    旁边司机鸣笛声刺耳,刘景浩见一个男人匆忙跳下出租,提着挎包往馆里奔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!不好意思!”男人气喘吁吁,“现在还来得及吗?我有……有票……”

    刘景浩不耐烦地瞥了一眼,见背影有些熟,又有点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“抱歉啊,现在还能进去吗?这是我的票。”

    男人再一次重申自己有票,脖子不停往里处抻。

    门口保安驱逐道“今天是最后一天,已经闭展啦,小伙子以后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吗?”男人声音有点急,“拜托拜托,我很喜欢这个展的,特意跟同事调了休来看,求通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很喜欢干嘛不早点来?都快天黑了才来,有没有搞错?”保安将人往外赶,“回去吧回去吧,馆里有规定,到了时间就不放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急得直挠头。

    绿灯亮起,刘景浩把头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人啊,就是不知珍惜。

    诚然如保安所说的那样,要真喜欢,干嘛不早点来?

    都快闭馆了才姗姗来迟,说自己有多喜欢有多喜欢。

    真是人性本贱。

    那应该不会是他吧,哪有那么巧的事。

    声音么,是有点像的,背影嘛,好像也挺像的。

    但那个方寸大乱的样子,肯定不会是尧青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允许自己那么不体面。

    刘景浩尾随人潮,决定到下个路口再打车。

    晚高峰人行道上擦肩接踵,满耳都是嘟嘟鸣笛声,嘈杂淹没一切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尧青第十二次开口哀求保安放他进门,无奈人家咬紧了规矩,他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来时太急,路上被路边铁丝网勾了一下,脚踝被划拉出一道血口子,现在才反应过来,疼得他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尧青找了长椅坐下,脱下鞋袜,检查着伤口。

    幸好伤在不外露的地方,不然连工作都要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他捂着脚踝,另一只手在谷歌地图上看附近哪里有诊所。

    有时他也被自己叹服,乖乖上班不好吗?

    调什么休,看什么展,昏天黑地里孤苦无援。

    真是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尧青找到一家距离博物馆四五百米的小诊所,用纸巾止了血,准备按导航走。

    走时他看了下,博物馆工作人员正在拆收极光展的海报。

    二分之一的绚丽浸在风里,另外二分之一被卷起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是真看不到极光了。

    一只行李箱滑到跟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一双男人的腿。

    笔直修长,如松如竹。

    尧青拨开睫毛,顺着光影向上看。

    见那张脸映在暮色里,与身后夕阳掺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好巧,你也在。”男人神情寡淡,像是随途经过。

    “你这脚……?”他留意到尧青的伤,弯下身子,毫不避讳地盯了许久。

    尧青忙套上袜,笑道“好巧啊,刘机长。”

    “来看展吗?”刘景浩指了指拆到一半的海报。

    尧青灿笑道“对啊,我刚出来,展览特别棒,刘机长没看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吗?”

    刘景浩不经意地笑了笑,松开箱子,坐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刚下飞机?”尧青看着他还未脱的*,还有硕大的飞行箱,想了想排班表,好像今天是该他飞。

    刘景浩说“跟老王换了班,刚飞完,看到有个人蛮像你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尧青尴尬陪笑。

    两人干巴巴地坐了会儿,刘景浩看着他的脚说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尧青拍了拍他的肩,借力站起,“您坐着,没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就想逃,在害怕什么呢?

    刘景浩托腮道“干嘛这么躲着我?我又不吃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尧青笑了笑,脚还有些痛,他想了想,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刘机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我该避嫌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观察着身边人的反应,预感到他好像知道自己压根没看展。

    “可能这就是缘分吧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自然而然搭上他的肩,凑近几分,遽然暧昧道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缘分?

    鬼才信咧。

    世上一部分人的机缘巧合,都源自另一部分人的苦酿心机。

    “刘机长这恐怕不太好吧……”尧青像触了电似的从长椅上弹了起来,推开他凑近的脸。

    眼前人不驯地笑了笑,二郎腿翘起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尧青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这是在逗他吗?这很好玩?

    有喜欢的人还出来瞎搞?这种人有没有心?

    尧青不满道,“我还有事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换刘景浩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急着走,你的小秘密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尧青微微一惊,登时停住。

    “明明连博物馆的门都没进去,还说看过了,怎么,怕丢脸吗?”

    刘景浩看着他那愠怒的脸,越是生气,越是好看。

    尧青套上皮鞋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他理都不想理,心里只有一个字,逃。

    小浪蹄子,还有脾气。

    刘景浩拖上行李箱,兀自一笑,目送人走远。

    十二点的步行街拉开帷幕,无数讨要夜生活的年轻男女走上街头,在各处酒吧迪厅里挥洒酒色。

    刘景浩走进其中一家,揭开帘后音浪汹涌,他不禁捂了捂鼓动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我靠,大哥,你还知道来同学会啊。”

    门口处一个正抽烟的男人见到刘景浩,笑嘻嘻地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景浩认得他,学生时代最好的兄弟,邹志辉。

    毕业后嫌飞来飞去累,改行做了马场生意,惯爱玩的公子哥。早两年结婚时,刘景浩还做了伴郎。

    刘景浩清声道“碰巧闲着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在邹志辉眼里,眼前男人还和学校时一样,一副谁也看不起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熟悉他的人,都得觉得这样的人不好相处。

    “你啊,赶上好时候了,我们刚切了蛋糕,来来来一起。”

    邹志辉拉着他进包厢,昏暗光线里,刘景浩看到许多他叫不上名字的脸。

    他本不愿意来的,一嘛本就与这群人不熟,没必要凑这个热闹,二嘛今天下午被某人嫌了,他心里烦着,无心出门应酬。

    可老邹硬喊着出来,甚至以多年兄弟情要挟,不来就绝交。

    刘景浩这才跑到这乌烟瘴气的地儿,与一群说是同学但基本没说过话的人待在一起,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刘景浩捧着蛋糕,避开焦点待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人多他就难受,打小如此。

    “怎么,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邹志辉看出他有心事,趁着大家点歌的功夫,拉他在洗手间闲聊。

    刘景浩将洗手液里外涂了三遍,又冲了三遍,方不疾不徐地说“今天刚飞完,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止吧?”

    谁都可以不了解刘景浩,但他邹志辉一定不会不了解。

    他们连睡衣都可以换着穿,是出生入死的交情。

    男人叹了口气,把手伸在烘干机下,感受热风吹出。

    “你说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刘景浩终于兜了底,在老邹面前,他不打算隐瞒。

    “谁啊,你要追谁?”邹志辉闻到八卦的味道,像狗闻到骨头似的,摇头摆尾地靠过来,“老刘,可以啊,终于看你也有人类感情了。我一直以为*是ai呢。”

    刘景浩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条件也不差吧,”他看了看镜子里的脸,扭了扭健硕的腰身,“到底哪里有问题呢?他就不待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的皮囊睡来睡去,有趣的灵魂无人问津。”邹志辉拢着他的肩说,“这就是当代爱情的*。兄弟节哀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。”刘景浩一拳砸在旁边瓷砖上,发狠道“我还摆不平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何必反应这么大,中华儿女千千万,一个不行接着换嘛。”

    邹志辉这方面显然经验颇深。

    他点了支烟给刘景浩,给自己也点了一支,两大老爷们儿蹲门口,吧唧抽着。

    刘景浩举着烟说“主要这么多年了,我好不容易走到他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邹志辉大惊,“你不会还喜欢那个小奶狗吧?那小奶狗都快成老奶狗了吧?我以为你早几年就想通了,结果还是他啊?”

    刘景浩皱了皱眉,摸出口袋里的纸,放在鼻前闻了闻。

    淡淡的薄荷味,是某人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他放空一切地闭上眼,想象阳光下的某人,抱着矿泉水递过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同学,喝水吗?”

    “同学,这是我们天文社的招新传单。”

    “同学,你们精英班是什么样子啊?”

    “同学,我可以上模拟机拍照吗?”

    “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同学……

    -同学你好,我叫尧青。你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-我叫刘景浩,很高兴认识你。

    9937。